网站首页 > 资讯 > 张勇卸任,元老掌权:阿里进入律政时代

张勇卸任,元老掌权:阿里进入律政时代

2023-12-27 17:21:02 发布

原创首发 | 金角财经

作者 | 柯基的柯

6月20日,阿里集团宣布,张勇将于今年9月10日卸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职务。张勇此后将专职担任阿里云智能集团董事长兼CEO,专注阿里云的发展。

同时,经过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批准,集团执行副主席蔡崇信将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董事会主席;吴泳铭出任阿里巴巴控股集团CEO,同时继续兼任淘天集团董事长。

一时间,张勇与蔡崇信两人成为了各大财经媒体的“流量担当”,作为马云之后的阿里掌舵者,两人分别要肩负着不同时期的历史使命。随着阿里1+6+N的全新业务集群基本成型,迎接集团的将是梳理各类错综复杂的关系、协调各方势力的平衡。

有着律政与战投双重背景的蔡崇信,被推上了历史舞台的C位。

“降本增效”的最佳人选

财务出身的张勇,或许缺乏马云一般的创业者精神,但却能在瘦身裁撤成为行业大势之时,能将阿里的战损比降到最低。

张勇在2007年加入阿里巴巴,起步是淘宝网的CFO。2014年阿里整体上市,开始探索更有效的治理方式。作为阿里为数不多的多元化管理人才,2015年5月,张勇出任阿里集团 CEO。

2019年9月,张勇正式接替马云成为集团董事局主席。随后,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风向急转直下,从快速扩张期转向了以“降本增效”为主题的收缩期,尤其是2022年之后,裁员、降薪、收缩等新闻成为各大互联网公司的关键词。

作为头部互联网公司的阿里未能幸免,甚至在今年5月传出了阿里云裁员的消息。对此,阿里巴巴回应称;“这只是正常的组织岗位和人员优化”。

阿里云作为张勇主抓的业务,为将止损的“利益最大化”,不仅进行了相关人员的裁撤,还主导了阿里云的价格战,宣布阿里云于4月26日宣布史上最大规模降价,核心产品价格全线下调15%~50%,其中云存储产品最高降幅达50%。

同时,他还积极驱动员工的个体输出效率来防止裁员带来的产能低下等负面问题。“客户第一不是高高挂在公司墙上的装饰”是张勇在阿里云走马上任后对内部发出的第一信号,内部树立信心后即刻枪头向外,剑指OpenAI,围绕类GPT模型“通义”重塑阿里云乃至阿里集团的生态。这其中摆着两条线,一是大模型接入生态落地,二是云计算的商业化提速。

一边是快速瘦身减轻企业运营压力,另一边发动价格战快速进行市场扩容,张勇拿出了“降本增效”的最优解。

精算大师的拆解能力

作为一个老财务人,除了将“降本增效”的效率发挥到最大,张勇之于阿里更为重要的意义在于对集团业务的精密拆分。

在张勇上任伊始,就在谋划分解阿里的中台体系。2015年,阿里开启了“大中台、小前台”战略,在互联网行业的高速发展期,通过建设统一的技术架构、产品支撑体系、安全体系、服务体系,为阿里的多元化业务提供了系统性的保障,助推了旗下各个业务板块的快速成长。

随着行业进入到成熟期,若想实现各个业务板块的快速发展,摆脱中台束缚独立发展更加符合诉求。毕竟,随着阿里的业务越来越庞大,倘若边缘业务向中台提出一个需求,可能要排队等上两个月才有回音。预期等待中台反馈,不如自建团队来得效率高。

早在2020年,张勇就开始推动经营责任制改革。2021年,张勇在20多个跟自己汇报的事业群总裁之间设立了一个“0.5层”,即国内数字商业、海外数字商业、本地生活、阿里云智能“四大业务板块”,由四位分管大总裁负责。

随后,盒马、飞猪、饿了么、阿里健康等业务分别成为独立的“环路公司”,有自己单独的薪酬、福利、预算、员工期权激励机制等,开始自负盈亏。而盒马、阿里健康等也确实很快实现了多年都未能达成的扭亏为盈。

这其中,各个业务板块的资产如何划分异常考验公司掌门人的业务能力。毕竟热门资产各个板块都想争取,而对于边缘、发育期、基础性研究等资产,大多选择沉默或回避。

在自动驾驶的处理上,张勇仔细盘查该业务内的所有资产,将基础性研究进行裁撤,将应用性研究根据业务贴合度并入阿里集团内的其他业务条线。

比如,无人物流小车“小蛮驴”这意在解决快递配送“最后三公里”,与菜鸟的业务有着强关联性,张勇便划拨给了菜鸟。

协调,还是协调

接棒张勇的蔡崇信,作为阿里集团执行副主席,是公司创始人之一。

从个人履历上看,蔡崇信符合集团转型孵化大本营的诉求。从1999年公司成立到2013年,蔡崇信担任了集团的CFO,并在2014年带领公司在纽约上市,之后负责战略投资工作。

其中在1999年,通过蔡崇信的引荐,阿里拿到了高盛和Fidelity Capital、新加坡政府科技发展基金,以及蔡崇信老东家Investor AB等投资方500万美元的天使轮融资,度过了创业初期最为艰难的时刻。

张勇通过全员信宣布,阿里的自我变革正顺利平稳推进,1+6+N的全新业务集群基本成型,各业务集团董事会已开始运行,多个业务的上市和融资计划也已开展,控股集团将主要承担创新孵化大本营角色。

更为重要的是,相比张勇在2007年才进入阿里,蔡崇信几乎在阿里创立伊始便加入了马云的创业大军。他刚刚来到阿里之时,就帮助公司拟定了相应的劳务合同。一点一点从最基本的“股份”和“股东权益”开始教起,接着又帮创始的“十八罗汉”拟了股份合同,才让阿里真正开始规范化运作。

这样一来,无论是在公司早期跟着马云打拼的股肱之臣,还是通过并购、中途加盟而来的“义士”,都要给蔡崇信几分薄面。在阿里集团刚刚完成“分家”的微妙时刻,是需要如此人物来协调各方势力和稳定军心。

况且,蔡崇信的律政背景也善于扮演终极协调人的角色,他曾拿到耶鲁大学经济学士及耶鲁法学院法学博士学位,在加入阿里之前,蔡崇信做过企业律师和私募基金高管。

可以说,张勇作为账房先生帮公司在行业下行期中完成了资产的分割,以相对较小损失的情况下实现了软着陆,接下来,阿里就需要这位律政精英来协调各方势力来进行创新孵化。

参考资料:

时代周报 《蔡崇信卸任 阿里战投迎来女掌门武卫》

界面 《张勇卸任阿里CEO专注阿里云,蔡崇信吴泳铭接任集团董事长和CEO》

中国经济周刊 《阿里“拆家”:张勇的近渴与远虑》

免责声明:

本文内容来自用户上传并发布或网络新闻客户端自媒体,本站点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删除。

推荐问答